病娇穹

故事经过,只剩下我。

如风

  二改版


 我被阿妈傻笑着牵进寮里的那天,是个阴天。


        寮里没什么人,一个蹦蹦跳跳的单马尾少女,一个拿着灯泡(后来我知道不是还被打了一顿)的小姑娘,一个白发不说话的冰山,一个穿得很客气的御姐。


        见到新来的我,她们都围了过来。


         “哎呀阿妈你居然召唤到妖狐了!”


        “这个突突的多不多啊,不会跟以前隔壁那个一样是个二秃子吧。”


        “明天给他打觉醒材料吗,我刚刚看过材料库,高级雷不够。”


        “呵呵,长得还挺俊俏。”


        阿妈傻笑着点头。


       后来我知道,阿妈是传说中的非洲人,我是她的第二个SR,用她的话说,那一天,她看到了人生的希望,看到了传说中的S,看到了遥远的另一片大陆。


        “今天阿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咱们不吃达摩了!”


        “啊------”寮里的小姐姐们一片哀嚎。


        “阿妈,难道今天没掉达摩吗。”冰山小姐姐认真的说。


        “啊……这个吧,嘿嘿嘿。”我听见阿妈的干笑声,还有小姐姐们叹气的声音。


        “跳跳妹,你带崽去式神育成那里吧,明天差不多要带你去出战啦,你做好准备啊。”


        “好——”蹦蹦跳跳的少女走在我前面,马尾一荡一荡。


        我想了想熟悉的台词,清了清嗓子:“美丽的少女啊,我感觉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让我带你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吧!”


        跳跳妹妹:“大叔啊——”


        “什么?大叔?”


        “虽然我没怎么出过门,可是见过隔壁寮的妖狐,上一次他看见我,也是这么说的,一字不差哦。哎呀,到了。”


        我抬头,“式神育成”四个大字晃着我的眼睛。跳跳妹妹一跳一跳的围着我转。


        “你要快点长大啊,你可是阿妈的希望呢,她好久没这么开心了。明天我和雪女姐姐给你打觉醒材料哦,你好好看家。”


        小生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觉得狐生艰难。


我躺在结界里,迷迷糊糊的睡到中午,而结界停止了源源不断的能量供应,我困惑的时候,在我旁边睡觉的白色达摩突然说话了。


        “看来是没有结界卡了啊,也好,能多睡一会儿。”


        “这有什么开心的。”


        “这样我就可以慢一点升级,就可以晚一点被吃掉了,唉跟你说你也不懂。”


        “被吃掉?”


        “你要是无事可做就出去走走,别打扰我睡觉。”白达摩不耐烦的跳跳,背过身去。


        我只能转过身出去了。


        我东走走西逛逛,白天强力的式神们都跟阿妈去打觉醒材料和御魂了,寮里除了扫地工没什么活物。我走到仓库,推了推门,没上锁,我走了进去。


        小小的架子上面摆着觉醒材料,上面光泽暗淡,偶尔有几个闪亮的,也只有几个而已。再往里走,一堆御魂乱七八糟的放着,仿佛好久都没人整理了。我不熟悉这些,也不敢动它。角落里的小盒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别的御魂在那里吃灰的时候,这个小盒子居然异常的干净,我小心的打开它,里面安静的躺着三个黑色的达摩。


        我强忍着吃掉它们的冲动,把盒子放回去,逃出了屋子。


        我回到式神育成的小屋,白达摩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


        “看着我干什么,有话就说。”


        “那个,黑色的达摩,是做什么的。”


        白达摩跳了过来,绕着我看了看,然后又跳了回去。


        “技能升级,能让你变的更强的东西。”


        我想起放在小盒子里的三个达摩,不知道阿妈究竟要把它留给谁。


        “你怎么了。”跳跳妹妹看我不说话,碰了碰我的尾巴。


        “请不要碰小生的尾巴。”我向后躲了躲,她反而顺势揉了揉我的耳朵。


        “别看达摩看起来丑,可是还是很好吃的哦。”


        我在她热情的目光下一抖。


        “我看别人家的妖狐都很能说,你怎么这么闷的呢。”


        我也想说来着,你说你都听过了。


        “可是别人家的妖狐,都不好,都是说谎精,只会骗人。”说到这,她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手里的达摩。


        我又是一抖。


        “今天阿妈又变回非洲人了,掉的都是低级材料,你觉醒恐怕还要等几天。”


        “嗯。”


        “你一定不要让阿妈她失望啊,她已经很可怜了。”


        “嗯。”


2


        今天寮里来了只蹦蹦跳跳的兔子,阿妈很高兴,把带速度的御魂都给了她,她开心的在寮里跑着,身后是哭泣的扫地工。


      “今天阿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哦!”我听见她兴奋的喊声,知道今天又是没什么收获的一天。


        “妖狐,你跟我过来一下。”雪女飘过来,又飞快的飘走了。


        她带我来的地方居然是仓库,里面尘土飞扬,她一个抬手,屋子门关上,我突然有点紧张。“给你。”她伸手,手中的物品金光灿灿,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你现在也23级了,该出战了,明天阿妈会带你跟她的朋友一起打御魂,你争气点。”


        “一会儿就在这觉醒了吧,我看着你,你不用担心。”


        我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一时没缓过来,半天才问出一句,“那你呢。”


        雪女一愣,然后好像笑了一下。


        “跳跳妹说的没错。”


        “你这个狐狸,真是个傻的。”


        这天,我,阿妈,跳跳妹妹,萤草早早的就出门了。


        阿妈一直用闪着光的眼睛看着我,看得我头皮发麻。


        “那个,小生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没有,嘿嘿,没有。”


        跳跳妹妹在一旁吐了吐舌头,她已经30级了,头上一个满字闪闪发光。


        到了御魂入口,人不多,阿妈说要等等她的朋友,我们三个就在一旁打牌,萤草虽然能打又能奶,但是运气出奇的差,一会儿就输给我三个达摩了。


        “别打了别打了,人来了。”


        我看着阿妈的朋友,他只带了两个式神,一个是我见过的,那个骑着青蛙的兔子,一个一双羽翼,带着丑陋的面具。


        他大踏步走来,器宇轩昂,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能将他打倒。


        那一局,我输给了萤草。


        在场上站着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紧张。


        三尾狐跟我说的话很少,可是今天出门之前,她居然叫住了我,跟我说了一句话。


        “你争气点,不要丢我们狐族的脸。”


        狐生艰难。


        一局结束,万幸的是我没有突突两下,不幸的是我并没有突突超过四下,中场休息,那只叫大天狗的式神转过来,跟我说了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声音低沉,他说。


        “不要抢火。”


        一天的战斗结束了,我们站在结界门口,跳跳妹,山兔和萤草在聊天,两位主人在探讨什么新套路,我把折扇摇成了电风扇,大天狗在我旁边,面具看不出表情。


        “美丽的少女啊,我感觉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让我带你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吧!”跳跳妹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熟悉的台词吓得我一抖。


        “哈哈哈哈傻狐狸。”跳跳妹一边笑一边拍我的肩膀,“该回家啦。”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听见了面具下传来的一声轻笑,轻轻的融在风里。


        “你明天还来吗?”我马上要离开的时候听见他问,声音在面具下传来,显得闷闷的。


        “小生应该会来。”我心想,难道本狐现在魅力过人,光凭战斗的姿态就能俘获人心吗。


3


        第二天我来的时候,发现我想多了。


       大天狗队伍里的座敷童子在鬼火的映衬下闪闪发光,照的小生无所遁形。


        幸好小生今天带了面具。


        “你的妖狐虽然不是个二秃子,但是突突的真的有点少。”战中休息的时候,我听见阿妈的友人对她说。“我跟你说过吧,妖狐不稳定不要养,你怎么不听呢。我那个四星的我都......”


她们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可是我们这些式神的耳力太好,好的让我十分羞愧。


        幸好小生今天带了面具,我今天第二次这么想。


        大天狗坐在我旁边,依然带着那个丑陋的面具,听到阿妈她们的对话,转头看了看我。


        真尴尬,拜托你别说话。


        面具下传来的声音闷闷的。


        “你今天怎么不露脸了?”


        我一愣,我能说是八百比丘尼说过不露脸突突的更多吗,那不是暴露了我其实是个二秃子靠玄学才能多突一两下的事实吗。


        我尴尬的摇了摇折扇,想着怎么转移下话题。


        对了,自从被召唤而来,妖狐的标准台词我都没有说全过,还被她们嘲讽是只闷狐狸。关于改开场白的事我已经思索好几天了,也没人帮我出个主意。大天狗SSR一定见多识广,不如问问他。

    

“就是关于我总说的那段话,我想改改......”


        “嗯?”


        “哈哈哈哈哈哈萤草你又输了。”旁边的打牌三人组突然大笑起来盖过了我的声音。


      “就是昨天跳跳妹说过的那句。”


        “嗯?”他偏了偏头。


        “我想改成......”“哈哈哈哈哈。”


        我啪的一下收起折扇,凑近了他的耳边。


        “想跟我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吗?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身边的打牌三人组还笑着,我感觉这个姿势仿佛哪里不对,但是阿妈已经开始喊我去下一轮战斗了。


        我就还没来得及问他,“你觉得这句怎么样,是不是比先说命中注定好多了,没有钦定的意思吧。”


        而大天狗呆坐了半天,才站了起来。


        今天回寮里的时候,阿妈直接就去睡觉了,说要养精蓄锐,零点玄学抽卡。


        阿妈因为没有SSR一直被友人笑是非洲人,她就更加努力的肝,她坚信肝能救非。


       晚上我把萤草输给我的两个达摩都吃掉了,不免有点撑,就决定出去遛遛。


        不用突突的我还是选择把面具摘了下来,说实话,戴面具真的怪闷的,我的面具只有半面我都有点受不了,不知道大天狗怎么撑下来的。


        平安京的夜晚很安静,我在街上闲逛着,突然看到了一对熟悉的——翅膀。


        他在屋顶坐着,俯视着平安京,风吹起他白色的短发。


        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谁,想起今天闪闪发亮的座敷童子,我觉得还是不要打招呼了,毕竟明天恐怕还是要我出战。


        正在我回头准备去另一条街上溜溜时,忽然下雨了。


        平安京不常下雨,我也没有带伞,所以只能用折扇挡挡雨,可是收效甚微。当我跑到一个亭中时,浑身都湿透了,衣服黏糊糊的粘在身上。


        难道运气差真的传染吗,我想起阿妈的微笑。


        一阵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


        跳跳妹,萤小草,雪女小姐姐,你们谁来接小生一下啊——


        老天似乎听见了我的呼唤,一个人带着凛冽的风站在了我身边。


        “你没事吧。”没了面具阻隔的声音。


        “阿嚏——”


        你落地就落地,带什么风,你这个滚筒洗衣机!


        大天狗似乎轻轻的皱了皱眉,然后犹豫了一下,展开了那双巨大的翅膀,又带起一阵风。


       “你——”


        下一秒他把双翼收拢,把我收在了里面。


        我看多了这双翅膀卷起羽刃飓风将对面杀的片甲不留的模样,他飞起,再轻飘飘的落地,敌人被消灭的一干二净。阿妈的友人总让他站在中心的位置,而我只能在右后方看着他的背影。我曾在我备战时想过,这双翅膀必然是冷的,像秋日突然吹起的风,像武士手中的剑刃。


        在它翅膀圈出的小小空间之外,大雨瓢泼而下。


        我试着离他远一点,我身上湿透了,虽然式神不会生病,可是我总不能再麻烦他。我虽然是非洲寮里的非洲狐,可是我也是善解人意的。


        我只能这么对自己说。


        我不能承认,这个温暖的怀抱令我恐慌。


        “没事吧?”


        “没事,您放开小生就好了,小生可以自己回去。”紧紧围着我的羽翼松开了一点,一段该死的沉默之后,我正准备告辞,却突然感觉到羽翼收紧,直接把我拍到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胸肌!救命!


        “雨更大了,再等一会儿。”他声音很轻,要不是离得太近,我估计会以为是风吹过。


        他丝绸制成的衣服似乎在一点一点的被润湿,真是难堪,我觉得十分羞愧,白天跟人家抢火害得自己队伍差点团灭,晚上还害得人这么狼狈。


        雨声滴答滴答,我身后天神一般的大妖呼吸沉静。


4


        失魂落魄的回到寮里的时候,已经零点,阿妈沐浴更衣焚香,穿着她最正式的衣服,准备开始召唤。


        跳跳妹告诉我,阿妈今天抽到了小吉,准备把她辛辛苦苦攒的十一连都抽了。


        我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一张两张三张......我看到阿妈的脸慢慢变得失望起来。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们陪着阿妈,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啊。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似乎有一个声音在问。


        不,不是的。


       我希望的是这样,这个寮里最强的是我,我就可以出战,而不是和雪女姐姐一样只能留在家里。


        一个闪着光的身影出现在阿妈面前,她呆了一下,然后开心的大叫起来,抱住了身边的萤草。


        酒吞童子。


        我楞了一下,然后看见站在对面的跳跳妹妹的眼神。


        她眼神空洞,似乎没有看我,也没有看阿妈和她的新式神,而是去看了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


        酒吞童子话不多,早上分达摩的时候,阿妈给他分了三个,我们都只有一个。


        临走时,我看到他身边放着一个盒子。那个本应该在仓库里躺着的盒子,安安静静的待在他的身侧,我记得里面有三个黑色的达摩。


        雪女姐姐送我们出门的时候,特意多看了我一眼,眼神里的意思我没读懂。而三尾狐在树下小憩,一片花瓣落在她脸上,她一动不动。


        一路跳跳妹妹和萤草笑着闹着,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的笑声有点凄凉。


        打御魂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只突突两下。休息时,大天狗又走到了我身边。


        他今天没戴面具,我也没戴。他只是静静的站着,没出声,我也是。


        “你召唤到酒吞了?什么时候养大了带出来吧,你这个崽太不稳定了,你带酒吞,我找有茨木童子的另一个朋友一起,咱们冲冲下一层啊。”


        哦,又以为我听不到。


        大天狗突然附身,用额头抵着我的额头,又飞快的分开。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我能怎么啊,我一直都是只突突两下的,你第一天跟我一起打吗。


        “崽啊,走了,去打觉醒材料。”


        “哦”,我转身跟阿妈走了。


        身后的大天狗没说话。


        “今天阿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哦!”阿妈回家就兴奋的喊起来。


        自从召唤到酒吞童子,阿妈就转运了,今天掉的达摩可以让大家开心的吃两天。


        可是她一个都没拿出来。


        我看见身侧的跳跳妹收起了笑容。


        晚上我没怎么吃东西,跳跳妹也是,可是阿妈一心扑在酒吞身上,没注意到。


        索性我准备和跳跳妹去平安京走走,顺便找点好吃的。


        平安京今天很热闹,我和跳跳妹甚至碰到了几个能看到我们的小孩子。我在卖苹果糖的地方拿了两个苹果糖,然后偷偷把钱塞进了老奶奶的钱袋里。


        一边吃着苹果糖一边坐在屋顶俯瞰平安京,我和她都没说话。


        我们寮里,有什么东西变了。


        “今天晚上,酒吞就要30级了。”


        我心里一惊,我不过也才30级,他怎么这么快。


        “我去仓库看了看,给他升五星的材料已经准备好了,三个白达摩。”


        我想起那个懒懒散散的白达摩,他跟我说,“你不会懂的。”


        “等等,升五星不是要四个四星的达摩吗。”


        “真傻啊狐狸”跳跳妹看着远方,“谁跟你说只能用达摩的。”她指了指自己。

头上的满字闪闪发光。


        “不可能,阿妈不可能让你当狗粮的。”


        “怎么不可能,她现在心里都是那个SSR,她只想着把他升到5星,她已经约好了和友人打下一层的御魂了,就是明天。”


        “你当初说我是你命中注定的爱人,其实我也有一点点开心的。”我一愣,跳跳妹妹还是看着远方。“这句话我已经很久没听过了。”


        “曾经有一只狐狸也这么说,可惜你们一点也不像。”


        “希望你们的命也能不一样吧。”


        “再见啦傻狐狸,阿妈不会让你当狗粮的,你放心吧。”说完她跳下了屋顶,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她一眼都没有看我。


        我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回家的时候,三尾狐已经消失了。那片曾经落在她身上的花瓣,落在了地上,混在了泥土里,仿佛从未出现过。


        “不冷吗。”身后传来大天狗的声音,我下意识想起身,才反应过来我坐的太久了,腿麻了。


        他坐到我身边,我想起来我第一次看见他,他刚刚满5星的样子。


        “我跟你说过吧,妖狐不稳定不要养,你怎么不听呢。我那个四星的我都......”


        哦,原来是这样。


        “你见过其他妖狐吗?”


        他沉默了很久。


        “见过。”


        “哦?”我摇了摇折扇。


        “那个妖狐,被召唤来的时候就是四星,我看着主人把它召唤出来,主人很开心。妖狐以为主人会养他,总是围在主人身边问他什么时候让自己去结界里。”


        “那只妖狐骄傲的很,知道主人会直接让它当狗粮的时候,也什么都没说。还是带着笑围在主人身边看着他,还是会跟其他式神说那些奇怪的话。”


        他的脊背挺得笔直,仿佛永远不会弯下。


        我想问他,你们SSR为什么就一定能得到最好的待遇呢,最多的达摩,最好的御魂,每次升星都顺顺利利。


        我没问,太蠢了。


        我恨SSR。


5


        早上,阿妈带着酒吞和萤草走了,留我在家。


        我懒懒散散的躺在树下,又带上了面具。


        雪女飘过来,坐在我身边。


        “跳跳妹妹被吞掉了。”


        “嗯。”我答应了一声,继续假寐。


        “下一个可能是我了。”


        “嗯。”


        风轻轻的吹着,树叶哗哗的响。


        这天阿妈要走了我身上的所有御魂,我犹豫了一下,给了她。


        她给我和雪女都升到了五星,但是之后就不再管我们了,我每天就只是晒晒太阳,晚上去平安京走走。偶尔我会看到大天狗的身影,他坐在屋顶上,背后明月皎洁。


        阿妈又召唤出了两个SSR,茨木童子和妖刀女,她终于变成了“欧洲人”。每天回来念叨的都是御魂搭配,斗技套路。


        她也终于想起来了,式神根本就是不需要吃饭的。


        今天我早早的就出了门,在大天狗常去的那个屋顶坐下。


        我从傍晚坐到天黑,他也没有来。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他出现了。


        “你最近怎么都没有来。”你以为他会这么问吗,他可没有这么傻,他可是SSR。


        他只是站在那,沉默了许久,问了我一句“不冷吗?”


        我冷啊,比偷拿雪女姐姐衣服被她冻住还冷。


       我看着他,满级大天狗,在整个平安京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我轻笑靠近他耳边,“想跟我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吗?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他身体明显一僵。


        直到我独自离开了,他还一个人在那发呆,走过很远,我回过头,他还在那里。


        他是SSR啊,高高在上,每个阴阳师都愿意把最好的给他。


        我们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R,SR,除了几个技能对阴阳师有用的,最后都是这样的结局。


        雪女也被喂给了酒吞童子,我知道下一个就是我了。


        那个下午她坐在我旁边跟我说:“其实我真怀念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打御魂四层时一直团灭,阿妈回来还给我们做好吃的。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没什么用,可是我很喜欢那样的日子。”


        “我其实很喜欢她只有我的时候。”



        大天狗来到御魂入口时,看到茨木酒吞正站在门口聊天。

        他想,赶紧打完,我好去找那个傻狐狸。面具下他的唇轻轻的勾起。

        他没看见门口说话的两个人,都是六星。



        “想跟我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吗?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