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穹

故事经过,只剩下我。

【茨连】非梦

 

“你居然还敢躲开。”

“他可是鬼啊,父母都不要他的鬼耶。”

“你们快看,他哭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

尖利的小石头打在茨木身上,四十八下,四十九下,像每个因为寒冷和恐惧而无法睡着的夜晚一样,茨木数着数字,到一百就会停止的,这群人就会离开,他这样想着。

五十七下。

“嘣。”一粒石头像是打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上,远远的弹开了,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圆的弧线,落在地上。这群孩子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停下了手,看着那粒安静的躺在地上的石头。

“鬼啊-------”

茨木过了很久才敢抬起头,那群孩子已经跑远了,石头还安静的躺在地上,他起身捡起了那粒石头,可它和其他打在他身上的石头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棱角更加尖锐。

要是打在脸上,一定会出血吧,那晚上又要疼了,茨木想着。

他走到树林深处的池塘边,小心的清洗脸上的伤口。今天愈合一道,明天会再添上两道,伤口上不能太脏,不然会化脓,会疼。没有人教他这些,是他无师自通了怎么让自己少疼一点。

因为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很久,很久很久。

“那个水很脏。”

茨木回头,一个穿着长袍的人站在他身后,霞光太盛,茨木看不清他的脸。

只是,他的眼睛很亮,灿若星辰。

 

二百四十八,二百四十九...

茨木已经很久没有走过这条路了,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几个月前,那群孩子想把他扔到池塘里,他疯了一样跑,沿着这条台阶跑上了山顶的神社,在神像前跪了一晚。

神明啊,如果你能听到我的祈愿,请你救救我吧。

第二天,他还是下山了,去领受他一日一日重复不停的痛苦和折磨。他不敢走,他怕他走了,父母回来的时候找不到他。

母亲曾说,只把他放在这里一百八十天,只要过完这一百八十天,她就来接回他。

茨木喜欢数数字,很多时候是正数,只有数日子的时候,是倒数。

他数了不知道多少个一百七十九天,可是没有人来。

 

茨木看着面前这盆这桶干净清澈的水,竟然有点不知所措。干净的水,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幻想,连喝到的时候都少,现在用来洗澡,奢侈的让他觉得在做梦。

等一下,我难道是在做梦吗?

“衣服我放在门口了,一会儿换上就好。”

“好...好的大人。”

茨木在热水环绕中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就算是梦,这也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美梦啊。

 

“你居然还敢躲开。”

“他可是鬼啊,父母都不要他的鬼耶。”

“你们快看,他哭了啊。”

一粒石头朝他的眼睛飞过来,他吓得急忙闪身,却闪到了身后的水池里,任凭他怎么挣扎,水还是淹没了他,呼出的是水,吸进的也是水,他像和水溶在了一起。

这么死掉,估计会真的变成水鬼吧。

“咳咳---”茨木猛的咳嗽,终于缓过来以后,抬起头,看着面前人哭笑不得的脸。

居然睡着了。

“擦干头发以后来吃饭吧。”带着笑意的声音,却显得更加温柔。

他长得,可真好看啊。茨木偷偷想着。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坐在饭桌前,茨木又开始不知所措了。

手应该放在哪,脚应该放在哪,一会儿我该说话吗,或者他不会喜欢别人吃饭的时候发出声音吗,我可以多吃两碗吗。

这样胡思乱想着,吃了五碗饭。

茨木也不想多吃,可一是太饿了,二是对面人的微笑给了自己很多鼓励。

太下饭了,这个笑容。

晚上的时候,茨木安静的躺着,一动不动的装睡。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又归于安静。

“大人你...为什么要...”茨木问出口就后悔了,他会直接赶自己出来吧。

“这不是你的愿望吗?”

茨木一愣。

“睡吧,还有,以后叫我连先生就好。”温柔的声音仿佛催眠,茨木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他突然想起了神社中风神的雕像。

和身边这个人,一模一样。

 

茨木早早的就醒了,准确的说,是天还没亮的时候,平时,他需要在这个时候去垃圾堆翻找一些能吃的东西。村子里的人都认为他是鬼,是不详的,根本没人会同情他。曾经有个女人看他可怜给他塞了半个饭团,第二天就传来她被丈夫打了的消息。

他是怨的,虽然知道,没资格怨。

身边的人还在睡,他是神明吗,他真的听到了自己的愿望吗。

这是梦吧,一个随时会醒的梦,一个靠自己的脑袋编织不完的美梦。

 

“能帮我打扫一下神社吗?”连看着站在一旁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的茨木问道。

“啊?好的!”

茨木笨拙的开始扫地,一旁的小纸人不满的发出“嘶”的声音。

神龙悄悄的显形,看着在空地上忙忙碌碌的孩子。

“你的慈悲会害了你。”

“不会。”

“你不可能看不出他是什么,连,让他回去。”

“他只是个孩子而已。”

“他会为祸人间,会涂炭生灵,你不可能看不到他的未来。”

连抬起手,缓慢的治愈着茨木身上的伤势。

“他不会。”

 

日子一天天过去,茨木每天会早起打扫院子,把地板擦的亮晶晶,他和连一起生活着,偶尔,连会给他讲讲自己听过的故事。茨木有时枕在连膝上睡着了,连也不会叫醒他。茨木睡醒时抬起头,看着连头上落满了樱花花瓣,而连的正望着远方。

而变数突起的这一天,似乎跟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

茨木早早的起床,抓起叠好放在一旁的衣服准备换上,却发现怎么都套不上上衣。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才发现不对。

怎么回事。

他冲到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昨晚还是八岁孩子的身体,而现在,镜中的少年看起来有十三四岁。

“怪物。”

“他是鬼啊,父母都不要的鬼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连会把他赶出去吧,会大声说他是怪物吗。

茨木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为什么啊?为什么偏偏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

“茨木?”连听到哭声后被惊醒,看着茨木突然变化的身体,皱了皱眉。

完了,茨木心想,彻底完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只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

“好啦,新衣服给你放在你身后了,把眼泪好好擦擦,出来吃饭吧。”

茨木回身,一件淡蓝色的和服正放他身后,连的目光澄澈温柔。

他忍不住扑到连的怀里大声哭了出来,像是哭他被父母抛弃,哭他被欺侮无人可依的岁月,哭他真的是怪物的事实,更像是,哭他遇到了连,那么多的人,他偏偏是遇到了连。

能有多苦痛,就有多庆幸。

他的身体还是不可逆转的发生了变化,像竹子遇到了雨水一样疯长,几天时间,他就长成了成年人的模样。比连还要高,连已经没办法再揉揉他的头了。

连给他找了自己的衣服,改了改,茨木穿着,上面都是连的气息。

 

日子还是那样继续着,只不过他再没有枕过连的膝,偶尔连会让他下山看看,村子里的人自然不会认识现在的他,对他只有和善的笑容。

又一次下山的时候,茨木在街道的某一处驻足,那个曾经施舍过自己的女人挺着肚子慢慢的走着,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茨木也跟着笑了。

 

这几日风雨不断,连脸上都没了笑容,有小妖告诉茨木,或许是洪水要来了。

茨木心口总是突突的跳,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是夜,雨还在下着,村民们来到了神社,在风神的雕像前跪拜,求他救救他们。

连安静的站着,神龙显形而出,沉默的等着连的决断。

“别做。”茨木忍不住出声,雨幕里连的脸是模糊的,可他觉得连在看他。

“你是神也救不了这么多人,你是风神,掌管的也不是水,你救不了他们。”

连沉默许久。

“去山下看看吧,茨木。”

茨木不知道连为什么让他下山,可是这是连的要求,连不会害他。

那个曾经重重的踢他的小腿的男孩抱着自己的妹妹,告诉她别怕,而自己浑身颤抖。

那个曾经把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饭团扔进水沟的女孩含着眼泪跟自己的奶奶说,“一定会没事的奶奶,你还要看我长大呢。”

那个曾经把自己从躲雨的屋檐下赶走的男人轻轻的拍着自己熟睡的孩子,流下一滴眼泪。

茨木走到最后一家,那个帮过自己的女人安静的站在屋檐下,看着将要吞噬整个村子的大雨,轻轻拍着自己的肚子。

“如果能活下来,就叫你雨吧。”

茨木闭上了眼睛。

 

“看完了吗?”

“嗯。”

风起。

连冲他一笑,升到了半空。

 

雨停了,村子里的人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

茨木看着安静躺着的连,用手抚了抚他的右眼,那只曾经像星辰一般闪耀的眼睛再也无法看到任何东西了,这是他违背天命的代价。

他轻轻的吻上那只眼睛。

我帮你看吧,看这山川湖泊,看这世事繁华。

我来当你失去的那只眼睛。

 

村子里的人一个又一个搬走了,他们忘记了曾经拯救他们于水火的神明。

连日复一日的等在神社里,等着他的信徒来到,茨木坐在他身边,陪他等着,等着他不会来的信徒。

青苔铺满了石阶,还是没有人来到。

壮丽的神社只剩下了腐朽的柱子,在柱子旁边,站着两个人。

有一天,连告诉茨木,如果再没有信徒来到,他就无法再作为一个神存在了。

没等他说完,茨木就笑了出来。

“你不会没有信徒的。”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我是你的信徒。”

 

“啊啊啊他醒了,阎魔大人!快过来。”

茨木睁开眼睛,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身在何方。直到他看着自己的断手,才明白过来。

自己不是被爱着的茨木,是大妖茨木童子。

“哎,你怎么哭了。”

“是梦境串联,食梦貘被抓走了以后梦境世界陷入了混乱,你和别人的梦境产生了联通而已。你梦到什么了?”

“一个......美梦”

 

连睁开眼睛,龙神焦虑的在他身边转着圈。

“终于醒了......你怎么哭了。”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美梦。”

 

茨木站在石阶前。

他问了很多很多的人,走了很多很多的路,才回到这里,回到“梦里”。

石阶的阶数是三百一十二,他数过许多次。

梦会在人醒来后变得模糊,而连的面容也模糊了,他突然有点怕,连会不会不认识他。

一百五十九阶。

茨木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连决定下山。

龙神很惊讶,问他为什么。

连想了想,说:“去找我的眼睛。”

 

山间的风吹起,樱花飞起来,落到了连的头上。

“我回来了。”茨木看着连的眼睛。

“欢迎回来。”

 

 

 

茨木和一目连的背景故事非常让我心疼,写这样一个故事大概在一目连刚出的时候就想了,但是一直在拖。

最近没有什么时间,这个故事就没能写的太长,但是这样也足够了,让他们在梦里都过的,甜一点。

可能是想恋爱的缘故吧,写的文也变甜了。

梦里他是茨木,不是茨木童子;他是连,不是一目连。

而梦外,岁月还长。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