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穹

故事经过,只剩下我。

【半藏×源氏】不醒梦

特别短的一发脑洞
啊啊啊我要吸毒啊 我要半藏
BGM 脑海浮游的你
――――――――――――――――――――――
‘哥哥,哥哥。’
半藏睁开眼睛,努力的克制了自己想要把拳头挥到面前这张脸上的冲动。冷静半藏,要冷静。他对自己说,虽然他心里想的是,这小子要是说不出有什么重要的事,自己一定把他昨天又彻夜未归的事告诉父亲。
“你昨晚去哪了?”半藏的声音里还夹着一丝不清醒。
源氏挑眉,在怀里摸索了一阵,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一声,把手伸到了兄长大人面前。
一根发带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千万别告诉我你忘了,哥哥。”源氏直直的看向半藏的眼睛。
“今天是咱们的生日啊。”
半藏愣住了。

事实上,他确实忘了。
他很忙,忙着训练箭术,忙着处理分家的事务,忙着解决弟弟留下的各种烂摊子。
在他走神的时候,源氏已经胡乱的脱了外衣,钻进了他怀里。
“真冷啊。”半藏轻轻环住了他。源氏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他怀里,他的身体很冷,像什么一样呢,半藏想着。

像死人一样。
像死人一样。
像死人一样。

半藏突然像是被惊醒,他悄悄低下头,看着弟弟的脸,肖似自己的少年安静的闭着眼睛,似乎很均匀的呼吸着。
根本没有气息打在他身上。

这是个梦,半藏明白了,是个梦,他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周围的景色开始模糊,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拉回现实。

半藏低下头,看着自己似乎沉浸在梦中的弟弟。有什么东西在把他从梦中拉出来,半藏挣扎着,想把自己强行留在这个梦里。再等一等,他想着,再等一等,他再看他一眼,半藏伸出手,想碰碰源氏的脸,为什么自己现在这么留恋呢,他不知道,他想不通,反正出了这个梦也能看见这个家伙,可能他真的正蜷在自己怀里睡觉,自己现在是在干什么。

半藏醒了。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空的,冰凉。

源氏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了,我亲手杀死的,我知道的,我应该知道的。

我只是没想到。
半藏看着那根安静躺在榻榻米上的发带。

我只是没想到。

我其实。
比我所想的,还要舍不得。

――――――――――――――――――――――
可能会一直写下去 被梦靥折磨的欧尼酱 一次又一次梦到弟弟 一次又一次发现是梦 一次又一次被从梦里拉出来

另 有人一起萌兄弟组吗(正经脸)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