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穹

故事经过,只剩下我。

南极洲没有月亮

盲狙全国二卷 存个档

詹米森醒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他迷迷糊糊的把手向身边探去,没有人,被子还是温热的。
外出探查,午饭前回。                                        -------美
便利贴贴在詹米森的额头上,美有时候会这样,轻轻的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再像恶作剧一样贴上留言。笔是一个中国女孩的,美和她在战场相遇,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说悄悄话。后来女孩死于最后的那场战役,遗物里留下了这支笔,美一直用到现在。
不知不觉都两年了,詹米森看了看窗外,外面仍然是一片漆黑,没有月亮。
这里是南极洲。

两年前,詹米森炸毁了智械枢纽,代价是险些失去了自己的另一条腿,他的伤势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彻底康复,所以美至今都不允许他跟她一同行动。
战争刚刚结束时气候突然出现异常,当时守望先锋的诸位大多伤势严重,美决定独自奔赴南极洲寻找原因,飞行器已经飞出一半距离时美看到正躺在床上的詹米森,对面的人对自己尴尬的笑了一下说“嗨~”,美险些气的从飞行器上跳下去。
“我不是让你好好养伤!你来干嘛啊。“
“来陪你----哎轻点轻点轻点。“
“陪什么啊,我又不是没一个人过。“
“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美的眼泪砸在詹米森的伤口上,詹米森想,真他妈疼,比断手断脚疼一万倍,然后他呲牙咧嘴的把美搂进怀里。
你怎么会是一个人。

南极洲其实不怎么好。
太冷了,干巴巴的冷,极端环境詹米森不是没有生存过,澳大利亚当初一片废土,他丢了手,丢了腿,丢了很多东西,最终还是活了下来,作为一个恶人,一个悍匪,一个疯子。
可是他不敢想美是怎么在南极洲困了十年的。
她曾经沉睡的急冻仓还在那,急冻休眠状态并不是沉睡,相反,是清醒的,她在急冻仓里注视着外面的风雪,黑天,然后是白天,南极点的一个昼夜,外界的时间转过一年,同行者的急冻仓显示出心跳停止,一个人,两个人,最后只剩下她。她在漫长的白昼与黑暗中等,等那个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覆灭的守望先锋来接她回去。
想过放弃吗?后悔过吗?
如果她放弃了,詹米森从来没有遇到过周美灵,会怎么样呢?
他不想有这种假设。

“詹米森!”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有些模糊。
“暴风雪----急冻----“通讯断了,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得到一句回复。
外面太黑了,黑的让他没有意识到,雪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

詹米森的伤势几乎毁了他,他在爆炸中心,当时连遗言都留了。
本来安吉拉的计划是为他进行躯体改造,可是没来得及他就直奔南极洲了,美一直让他呆在基地内,他一表现出想出去美就小冰墙堵他,给他弄得没办法。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在雪里,美的定位不远也不近,但是他也知道这种状况下容易迷路,万分小心的走着。美应该是进入急冻状态了,可以撑一段时间,可是詹米森一秒也不想让她在这呆,暴风雪,急冻,和过去多像,他们哪有那么多十年。
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绕了多少圈,詹米森终于到了美身边,她大半个身子都被雪埋住了,詹米森突然特别想念他的炸弹们。

美热爱这个世界,大家都知道。
那么,詹米森爱这个世界吗,答案恐怕有待商榷。
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大爆炸让澳洲成了一片废土,从那个时候起,他的世界就疯了。他的脚因为辐射腐烂了,他看着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渐渐死去,所以他去拾荒,为自己做了一条简陋的假腿,虽然很丑。后来他开始研究炸弹,在一次意外中把自己的手炸烂了,他大喊大叫,在地上捂着自己的伤口打滚,没人管他。
一开始遇到美的时候,他想起的是商业街废墟里的娃娃,,这个世界都疯了,她却那么美好。
她说自己是坏人,说自己没人喜欢,不让自己看她。
加入守望先锋是一时兴趣,詹米森做事不看别人,有任务的时候就狂轰滥炸,这种毁灭给他带来快感,也经常把他自己置于险境。
一次爆破失误,他把自己和一个智械基地一起炸了,导致他被埋在很深的地底。
要死了吧,他想,恐怕是要死了。
意识模糊时他觉得自己在一个软软的怀抱里,“我不骂你了。“声音是抖的,”你醒醒啊……别死。“然后哭声爆发开来,他很想帮她擦擦眼泪。
在守望先锋基地休养的时候他远远地看着美,美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猎空在她旁边给她讲笑话。
故事的发展有很多意外。

那天猎空问美:”你觉不觉得狂鼠有点奇怪?“
“啊?“
“他总偷偷看你。”
于是美注意了他两天,义正言辞的对猎空说:”没有,每次我看他的时候他都在做别的事。”
“?????”

那天狂鼠问路霸:”我的腿是不是很丑。“
“嗯…….”
“你觉得源氏的腿怎么样?“
“?????”

詹米森的中文是跟美学的,他写的字歪歪扭扭,只有周美灵三个字写的挺好。
有天他在美的笔记本上看到了一句话,他不懂什么意思,问美,美却说没什么。
他把那句话记了下来,最后终于在温斯顿那里得到了答案。
“这是一句诗,大概……美是想家了吧。“
詹米森沉默了,后来她问美,战争结束后,能不能带他去中国看看,美特别高兴的点头。
那句话他还记得。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詹米森筋疲力尽的带着美回到了基地,美醒了以后詹米森又晕倒了,两个人手忙脚乱了好一会儿。
“通讯断了,咱们可能会被困在这里一段时间。“
“别怕。“詹米森握紧了她的手。

救援是第二天到的。
“总部观测到暴风雪就第一时间派我们过来了。“猎空把半个身子挂在美身上,因为许久未见,美也很开心。
“让你久等了,美。“莫里森的语气认真,像很多年前一样,那么认真。
四周都安静了下来,美笑了笑,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你们怎么才来啊。“
詹米森从背后拥抱了她。

美跟詹米森并肩坐在屋檐上,她一直都想这么做,像电影里的侠客一样。
詹米森握住了她的手,像很多年前她握住他的手一样。

我不爱这个世界。

烟花在空中炸开,美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咯咯笑起来,詹米森用手环住她防止她掉下去。

我爱你。

评论(3)

热度(22)